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初夜开苞网红主播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强奸迷奸老汉推车名模空姐自慰喷水角色扮演极品女神制服诱惑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两男一女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成人玩具多人群P抽插特写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医生护士69互舔奸夫淫妇推油乳交调教情趣内衣足交恋足写真长腿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坏心眼前男友

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尤其是感情债,一旦欠了人家,就会遭到报应。现下,他真的有现世报了。女友跟他分手,隔了快四个月才惊觉她才是他的最爱,然后开始展开忏侮的追求。
 
  只可惜现在女主角根本不甩他,还晓以大义的告诉他:她不是他的真爱。
 
  他是个成年男人了,而不是十七、八岁,不是因为不甘心而回头找她。可他回头寻觅真爱,真爱却已经不甩他。
 
  这时候他就要发挥男人的三宝―嘴甜、皮厚、鲁小小。
 
  嘴巴甜得像蜜糖已经不是什么大绝招,皮厚……自他和她见面之后戴是一直厚脸皮缠着她。最后一招―鲁小小!他一定要鲁到她原谅他,然后相信他能够痛改前非,再给他一次机会。
 
  只是说的总是比做的容易,他的前女友拗起脾气是这么倔强,说不回头就是不回头。
 
  她难道看不出来他的眼中透露着真诚与真心真意吗?
 
  「你干嘛瞪着我?」傍晚时刻,乔映芙又准时摆摊,摆完摊后便坐在便利椅上吃着快餐。
 
  他贯彻着自己的三宝:嘴甜、缠人、鲁小小,几乎是一刻都不离开她身边。
 
  就算中暑,他还是坚持晚上跟她一起到大街摆摊。
 
  两人此时正用着快餐,享受着「餐风宿露」的体验,这也是他第一次在路边吃东西。
 
  「我哪有瞪你?」他的语气非常的委屈,两个人的角色几乎是颠倒了过来。
 
  以往都是他在主导关系,可现在却是她占上风,让她百般对他挑剔着,但,他甘之如饴。只要她不要一见到他就赶他走,或是对他视而不见,再怎么被挑剔,他依然会乖乖接受。
 
  这是现世报,他会逆来顺受。
 
  「那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她咬了一口汉堡,皱眉问着他。
 
  自摆完摊休息,他就不断的拿着一双黑眸盯着她瞧,好像是在看外星人似的。
 
  虽然以前她渴望他能多看她几眼,可是现下他一直盯着她瞧,其实也是怪恐怖的。
 
  「我想要让你看看我的眼里有多真诚,想要再一次追求你。」嘴甜嘛!
 
  简单啊!
 
  然而她的表情却是像小笼包一样,她皱皱了可爱的鼻尖,「我只看到你的眼里充满让人不敢恭维的诡计。」前男友不但像阿飘,甚至还像打不死的蟑螂。不管她怎么拒绝他,他还是像个黏答答的牛皮糖,死命要跟在她的身边,怎么赶也赶不走。
 
  「喔!小亲亲,你太伤我的心了。」他捂着胸口,一副很受伤的模样,「我知道女人心眼很小,我让你受伤,我一定会弥补你,甚至还会重新做人。」「不必。」她拿起一旁的可乐,用吸管塞进他的嘴里,「我只求你不要再来扰乱我的生活。]「总是可以先当朋友开始吧?」他学她有时候不服气的时候,都会抿着唇。
 
  对她装可爱有用吗?她一愣,没想到和他以前的形象完全不符,真的是天壤之别。
 
  可是……她还是很不争气的噗嗤一笑。
 
  「但我觉得当不当朋友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她连忙低下头,不想因为被他逗笑而给他好脸色看。
 
  「为什么没有意义?」他急忙开口,「对我来说意义可重大了,至少当朋友,我还有一丝的机会。」她咬着唇,心还是会为他的话起了一些波澜,他的招式就像一堆小石子不断投入她的心湖之中。
 
  圈圈的涟漪漾起,波动了她该是放弃的心,为他激荡出不少的水花。
 
  她百般拒绝,他千方百计,变成两人在拔河,谁支持久了,力气用光了就会先投降。
 
  以前认输的人总是她,求全的也是她,可是分手之后,她却一点都不想让步。
 
  她不想再当没有志气的乔映芙,再也不想成为一个可以为男人牺牲自己的小媳妇。
 
  她也要证明,没有他的日子,其实她过得很好。
 
  只是……反观他,他好像过得没有她好,可她也没有一点优越戚,反而有一些心疼,但她没有勇气伸出援手。
 
  她怕,一旦再沉沦,她会无法自拔。
 
  「就算你的目的达到了,我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那般的逆来顺受,更不可能帮你挡掉宋家一些讨人厌的长辈。」现在;她毫无保留的说出她的凤受。她其实不喜欢宋家大部分的亲戚。
 
  「我明白。」不要说她不喜欢了,他有时候也觉得他们很厌烦,「我也觉得我那些亲戚其实很不讨喜。]她有些诧异,不管她抱怨什么,他现下都照单全收。
 
  「你也只会嘴巴说说,最后还不是全丢给我。」她恨恨的咬了一口食物;-我不会再像以前那么笨,什么体谅你……结果你还不是将我的体谅拿去亏妹。「她真的是全天下最笨的女人,男友上夜店亏妹,她则是忙进忙出哄着他家的父母以及难缠的宋家老爷。
 
  这种蠢事,她再也不干了。
 
  听着她的抱怨,他觉得这是好事。
 
  因为过去的他根本没有好好听她的心声,现在他当然希望她把全部的不满都宣泄出来,这样他才有办法从头改造。也让他明白,原来「付出」其实是一件多么心酸的事。尤其付出的对象;一点都不肯领情时,只像是将心血全都付诸流水,无法收回,却也没有一个人可以接收。
 
  他终于懂她的心酸,因为他也正在体验这种感受。
 
  她见他没有反驳,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不悦,就像是说中他的心事,他默默的承认以前所做的一切,毫不逃避也不辩解。
 
  她咬唇,见到他这模样,她又忍住不说了。
 
  她和他现在只是朋友,她何必一直往他身上倒苦水呢?
 
  「怎么了?」他开口,-我还在听,我希望我能够重新做人,让我能够达到你的要求。]她摇头,「不用了。」她埋头吃着自己的晚餐,「有些事情…过了就算了。」他的胸口一闷。她还是直接判他死刑,不给他一个上诉的机会。
 
  不过他不会放弃的,他还是要努力上诉;再上诉。
 
  就算真的是死刑,他也要用她曾经爱他的力气与勇气,重新追求她一次!一一一他、真、的、很、努、力。
 
  宋奎人陪尽了笑脸,就是不想让乔映芙讨厌他,所以摆摊遇到「澳客」,他也要笑脸嘻嘻的。
 
  可是眼前这矮冬瓜也未免太「澳」了吧!
 
  「小姐,你澳洲来的吗?」宋奎人忍不住出声,望着正在挑选饰品的辣妹。
 
  亏她长得又辣又美,穿着小可爱与热裤在大街上招摇,但个性却教人不敢恭维。
 
  买个东西挑三拣四不说,说起话还句句带刺。
 
  「先生,你是discovery频道来的吗?」黎小妃抬眸,看着眼前的宋奎人。
 
  「哈?」他挑眉,不懂她言下之意。
 
  「畜生听不懂人话啊!」黎小妃一脸笑嘻嘻欠扁的模样。她也不愿意来当澳客,是她听到八卦,芙姊的前男友来到幸福里打扰她的生活。
 
  朋友要有义气,所以她先上门探了八卦之后,才知道方姨也不喜欢这个前男友,只是碍于女儿心软,暂时不插手管这事。
 
  哎哟!她们之前才在讨论前男友的事情,这下子还真的冒出来了。
 
  宋奎人,这名字其实很响当当耶!是有头有脸的集团小开。
 
  但是有钱了不起喔?以前娱乐版常常看他与辣妹混在一起,将芙姊放在哪儿了?
 
  现在芙姊好不容易脱离苦海,这男人有病喔!还回来纠缠芙姊干嘛?
 
  所以她只好来当澳客,用言语羞辱他也爽,算是报点小老鼠仇。
 
  宋奎人向来脾气不怎么好,但碍于眼前这个矮冬瓜是个女人,只好忍住怒意。
 
  「你……」
 
  「你呀你的,会不会说话?会不会顾店?摆一张死人脸,你看看有多少个客人被你吓跑了?」黎小妃像是骂上瘾了,最可恶的还带着一张笑颜。
 
  「那你到底是买还是不买?」他不爽的低吼。
 
  「我脸上写着我要买东西吗?」黎小妃怯了一声,「我是来找芙姊的,她不在?」「你又是谁?」一听到是要找乔映芙的,他的声音放柔了一些,「你找她做什么?」「你住海边的喔?管那么大。」黎小妃又怯了一声,「我找她还要先找你登记吗?还是她归你管的?」他愣了一下,最后闷着声说:「至少我归她管。」黎小妃也傻了,很认真的看着宋奎人。
 
  最后一句有好笑到,一个堂堂天之骄子竟然会说这种好笑的话,只恨她没有录下来,要不然送去水果日报一定可以卖一笔钱。
 
  「怎么了?」乔映芙手上拿着两杯饮料,正好瞧见他们正在对峙。
 
  「芙姊。」黎小妃一看到她,便像只猫咪般缠了上去,「这个背后灵好好笑,他刚刚竟然往自己的脸上贴金,说他归你管耶!」乔映芙一听,眼光不自觉的移到他的脸上,发现他的脸上一窘,像是赌气的小孩,生气的到一旁跷着二郎腿坐着。「他比较不会说话,若有得罪你,请你不要计较。」乔映芙没辙,只好当和事佬。
 
  「芙姊为什么要帮背后灵说话?」黎小妃挑眉,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阿飘回来缠着你,要不要我帮你打电话给老师;请他来收收这一只色鬼?」乔映芙哭笑不得,只好将手中的饮料拿一杯给黎小妃,「小妃,我请你喝饮料。]黎小妃接过手、喝了一口,暂时喘喘气;「其实我刚刚上方姨那里了,方姨说家里最近阴气太重,需要我帮你驱驱邪。」「小妃……」饶了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