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初夜开苞网红主播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强奸迷奸老汉推车名模空姐自慰喷水角色扮演极品女神制服诱惑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两男一女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成人玩具多人群P抽插特写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医生护士69互舔奸夫淫妇推油乳交调教情趣内衣足交恋足写真长腿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秀玲叔嫂情父女爱

梨花村,这个二百多户的小山村,依山旁水,错落有致,漫无边际的群山,山上梨树很多,每逢春季,漫山梨花争相开放,装点山峦,犹如仙境。
 
  山村里的村民生活虽然清贫,但是民风淳朴,八十年代末,这里的人们开始重视教育,破天荒的出了一个大学生,名字叫做郑秋山,今年二十岁了,在省城医科大学上大一,人长的眉清目秀,性格平和,喜欢独自一人思考。
 
  这不放暑假回家,没事总是喜欢独自一人跑到后山上,爬上大树,眺望远方,最喜欢的就是傍晚,山脚下的山村,升起袅袅炊烟,郑秋山都会欣喜如狂,陶醉其中。
 
  回到村里,郑秋山刚进家门,才三个月大的小侄女的哭声从屋里传了出来,郑秋山心里一暖,他非常喜爱小侄女。
 
  家里已经做好饭菜,爸爸妈妈已经坐在炕里,哥哥郑秋林笑着对弟弟说:山子,又跑山上去了,快吃饭吧,你嫂子特意给你炒了盘鸡蛋呢。
 
  郑秋山对哥哥非常尊敬,哥哥比自己大五岁,初中没念完就回家务农了,对弟弟十分关爱,尤其弟弟考上大学以后,在村里走路都昂首挺胸,
 
  爸爸郑富强,五十八岁,又发花白,身体硬朗,妈妈身体一直不好,常年咳嗽,身体消瘦。
 
  郑秋山坐下「妈,你吃鸡蛋,你身体不好,哥,以后别让嫂子特意给我做吃的了。妈妈笑着说:山子,妈咋吃都这样了,你可不行,上大学可累脑子,快吃吧。
 
  门外传来嫂子甜甜的声音:山子,嫂子做的怎么样,你哥特意让少放盐,说你口轻。话音没落。嫂子抱着孩子,边给孩子喂奶边走进屋里。
 
  郑秋山不太喜欢嫂子,嫂子家也是本村的,小学都没念完,家里母亲有病,在炕上躺了三年多,就在三年前去世了,和哥哥也是通过介绍的,当初要了三千彩礼,那可是全村最高的了,害的家里借了两千高利贷,今年才还清。
 
  对此秋山一直耿耿于怀,但没有表露出来过,礼貌的说「挺好的,谢谢嫂子」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完饭,收拾利索后,嫂子抱着孩子回自己房间了。
 
  哥哥坐在炕沿说:山子,你的学费还差点,我和爹这几天拉沙子,挣点,在拉几天就够了,你要安心学习呀,你看看咱们附近,头疼脑热的,两个大夫都没有,最近的乡卫生院都有十七八里路,你学医可以好好给人看病啊。爸爸也点头说:山子,你哥说的对,好好念书,我和你哥身体好,家里有你嫂子呢,你妈也清闲多了,吃了你带回来的药,这几天我看轻多了。
 
  郑秋山说:爹,哥,我知道了,你们就放心好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和你们一起去拉沙子。郑秋林站起说:拉到吧,就你那细皮嫩肉的可干不了,你还是在家呆在吧,我去休息了,你也早点睡吧。
 
  闷热的天气让人透不过气来,郑秋山打开窗户,躺在炕上,父母已经睡着了。自己却怎么也无法入睡,悄悄起来,穿是一条大裤衩,轻轻打开门,到厨房喝了碗凉水,出来房门,在院子里坐在院子里的木墩上,呼吸外面清新的空气,感觉舒服多了。
 
  看着满天星斗,不无感慨的想,还是老家好啊,天是蓝的,水是清的,田野里一片蛙鸣,倍感寂静。
 
  过来一会,从哥哥的房间里传出微弱奇怪的声音,郑秋山很好奇,不觉悄悄起来,在哥哥开着的窗边,往里瞄了一眼,借着月光,郑秋山看见哥哥赤身裸体的趴在嫂子身上,心里一阵紧张,心砰砰的狂跳,血液瞬间涌入大脑,他当然知道哥嫂在干什么,赶紧闭上眼睛,悄悄退回几步。
 
  声音变大了,哥哥浓重的呼吸声,夹杂着嫂子的呻吟声,郑秋山忍不住睁开眼睛,鬼使神差的悄悄靠近哥哥的窗户,偷偷向里面看去。
 
  哥哥双手拄着炕,抬起上身,嫂子白皙的身子,一双大奶子挺立在胸前,腹下和哥哥的交合处,黑绒绒的若隐若现,哥哥的鸡巴正在抽插嫂子,哥哥低下头,吸住嫂子的一个乳头吮吸,嫂子轻吟慢语「轻,轻的吃,坏,坏蛋,抢女儿奶水,啊,啊,不,不许再吃了,女,女儿醒了,还,还要喂奶呢,坏,坏蛋,使劲肏我,啊,啊,舒服,啊。
 
  哥哥抬起头,嘴角流着嫂子的奶水,兴奋的低吟「嗯,嗯,秀玲,爱是你了,嗯,嗯,小屄水好多,嗯,嗯,咋就肏不够你」呱哒呱哒的交合声,声声跳动郑秋山的心,胯下的鸡巴早已挺立。郑秋山退后几步,闭上眼睛,掏出鸡巴用力撸动,脑海里嫂子大白奶子不停晃动,那隐约的黑影下,仿佛抽动的就是自己的鸡巴,快感集中在鸡巴上,紧咬牙关,绷紧全身每一根神经,伴随高高喷出的精液,身体打颤,紧紧握住跳动的鸡巴。
 
  喷射过后,郑秋山心里一阵失落,一阵愧疚,自己怎么能如此下流呢?居然偷窥哥嫂做爱,居然幻想肏嫂子,真是太无耻了,悄悄回到屋里,躺在炕上,心乱如麻,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父亲和哥哥开始喂马,准备一天的劳作。嫂子把孩子抱给婆婆,开始做早饭。
 
  郑秋山今天看嫂子的眼光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头一次感觉嫂子好美,一头秀发在脑后梳了条大辫子,系着红头绳,明亮的大眼睛,弯弯的眉毛,小嘴红嘟嘟的,两个哺乳期的大奶子沉甸甸的,每走一步颤巍巍的,刚生育过的腰身不但没有变形,反而更加婀娜多姿,屁股浑圆结实,略显有点大,匀称的双腿修长笔直,看着嫂子撅着屁股炒菜,胯下的鸡巴不自觉的又硬了,郑秋山赶紧弯下腰,坐在炕上,脸色通红,尴尬的不敢抬头。
 
  吃过早饭,父亲和哥哥赶着马车拉沙子去了,郑秋山突然不敢单独面对嫂子,为避免尴尬,一个人又跑到后山,爬上大树,眺望远方的群山。
 
  中午回到家,嫂子已经做好饭了,正在给孩子喂奶,郑秋山无意的瞄了一眼嫂子的奶子,好白好大,小侄女吮吸妈妈的乳汁,笑脸红嘟嘟的,十分可爱,郑秋山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急忙进屋,嘴里说:嫂子,爹和我哥咋还不回家吃饭啊?嫂子也很纳闷的说:说的是啊,每天这时候应该到家了,山子,你饿了就先吃吧。妈妈咳嗽几声说:兴许今天活多,山子先吃吧。
 
  郑秋山确实饿了,不客气的盛了碗饭,刚吃半碗,村里和哥哥一起拉沙子的二哥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大声说「秀,秀玲,不,不好了,沙坑塌方了,秋林和你爹埋里面了」
 
  秀玲『妈呀』一声惊叫,郑秋山扔下饭碗,一步跨出房门急切的问「二哥你说啥?我爹和我哥被沙子埋里了」二哥喘息着说「是,是的,快去吧」郑秋山抬腿就跑,身后嫂子和孩子都在哭喊。
 
  郑秋山一口气跑到离村五里路的采沙场,塌方的沙坑周围有许多人的奋力挖沙子,郑秋山闯过去,拼命的用手扒沙子,大声呼喊「爹,哥」
 
  众人奋力的挖开沙子,里面埋了四个人,除了郑秋林还有一口气外,其他人当时就死了。郑秋山痛哭大声喊「哥,哥你醒醒啊,哥,爹,爹呀,这是怎么了,哥,你醒醒啊」
 
  秀玲哭着跑来了,跪在丈夫身边哭喊丈夫的名字,郑秋林慢慢睁开眼睛,嘴角流着鲜血,微弱的说「秀玲,山子,爹,爹怎么样了」郑秋山哭着说:哥,爹已经走了,哥你坚持住啊,我们马上去医院。
 
  郑秋林痛苦的咳出几口鲜血,一只手抓住妻子,一只手抓住弟弟,细弱的说「别费劲了,我不行了,听我说完,秀玲,我求你一件事,我死后,先别改嫁好吗?等山子毕业在改嫁,家里就都托付给你了,咳咳。
 
  秀玲哭着说:秋林,你不会有事的,放心吧,我不会改嫁的,呜呜。郑秋林又对弟弟断断续续的说:山子,好,好好学习,不,不,不要总烦你嫂子,你,你嫂子是好人,你,你,出息了,别,别忘了你嫂子,和你侄女,我,我放心不下你们啊,咳咳,山子,秀玲,咳咳,我,我,啊……郑秋林睁着眼睛,紧紧握住妻子和弟弟的手,慢慢松开了,停止了呼吸。
 
  「哥,哥呀」「秋林,秋林」任凭郑秋山和秀玲如何喊叫,郑秋林永远离去了。现场一片哭声,死者家属都跑来了,那场面何等悲伤啊,怎不叫人落泪啊,
  众乡亲流着眼泪,把死者用马车拉回村里,哭的死去活来的秀玲被郑秋山架扶着,跌跌撞撞的回到家里,妈妈咳嗽着,哭着抱着孙女坐在地上,一家人哭做一团。
 
  秀玲的爸爸跑了过来,颤抖的在郑秋林父子的尸体旁大声呼喊「秋林,富强大哥,这是咋的了呀,早上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就走了呀」
 
  全村人都来了,众人无不落泪,秀玲的爸爸冷静下来,对女儿和郑秋山说「秀玲啊,山子,人死不能复生,这天太热了,赶紧准备给他们爷两个下葬吧,秀玲把秋林最新的衣服找出来,大嫂你把富强大哥的衣服也找出来,给他们洗洗换上新衣服,送他们上路吧。说完流下眼泪。
 
  郑秋山忍着悲痛,和嫂子的爸爸一起清洗赶紧父亲和哥哥的遗体,换上干净的衣服,在众乡亲的帮助下,埋葬了父亲和哥哥,秀玲的爸爸于大海陪着女儿和郑秋山回到家里。
 
  炕上躺在不断痛哭咳嗽的妈妈,郑秋山心如刀绞,不停的安慰妈妈。于大海闷头抽烟,不停叹息,秀玲哭红了眼睛,抱着女儿,气氛悲伤压抑。
 
  好难挨的几天啊,郑秋山仿佛一夜长大了,懂事了,成熟了许多,每天安慰妈妈,劝导嫂子,好在有于大海每天过来帮着喂马干活。烧完三七,眼看快开学了,妈妈病情不见好转,又不去医院,每天吃儿子从省城带回的要顶着,手里没钱,郑秋山真正体会到,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道理来。
 
  还有三天就开学了,郑秋山一夜没睡,早上起来,于大海也来了,喂完马,进屋坐在炕上,秀玲放好桌子,给婆婆和爸爸秋山盛好饭,抱着孩子开始喂奶。
  吃完饭,郑秋山郑重的说:嫂子,大海叔,我决定不上学了,我现在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了,现在这情况我还怎么上学呀,嫂子,你还年轻,走一步还容易,不要管我和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