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初夜开苞网红主播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强奸迷奸老汉推车名模空姐自慰喷水角色扮演极品女神制服诱惑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两男一女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成人玩具多人群P抽插特写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医生护士69互舔奸夫淫妇推油乳交调教情趣内衣足交恋足写真长腿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美女的诱惑

陶明望着半裸的李晴春情大动。伸手去抚摸她,可是他刚摸到李晴的大腿,李晴反过来攥住了他那个坚硬的东西。
  “我早就知道你有所企图,还跟我装啊你。”
  李晴抓住他那个东西咯咯的笑。
  李晴这种举动把陶明吓了一跳慌忙说。“李晴,你……”
  陶明不知道说什么好。李晴摆弄起来他的下体。这使陶明呼吸困难血脉贲张,他使劲的摸着李晴那条丰腴细腻的大腿,下身更硬了。他迫不及待的想马上就要了李晴,可是李晴并不让他得逞。她不慌不忙的摆弄着他的那个东西,使他欲罢不能,浑身战栗。
  于是陶明必须抓住她点啥,陶明掉转身子,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在她的大腿之间抚摸起来。
  随着陶明的抚摸。李晴呻吟了起来,但她没有放弃陶明那个东西,不尽用手,而且用上了口,李晴将头趴在陶明的大腿之间,用里的吸吮着陶明的下体,使陶明难受的在床上翻滚起来,他有点受不了这种,嘴里不停的喊叫。
  李晴扬起头,脸色绯红,冲他暧昧的一笑,说,“你咋还叫,还男人呢,那有男人像你似的。”
  陶明趁机也趴在李晴的双腿之间。照着她那儿咬了起来,惹起李晴的歇斯底里的尖叫,不知道她这叫声是痛苦还是性福。总之叫的惊心动魄,撕心裂肺。
  李晴这种叫声更加刺激了陶明的欲望,陶明更加稀罕起来她了,这使李晴像杀猪一般的嚎叫。并且李晴也叼住了陶明的东西,也使劲的咬了起来,陶明感到浑身在那一刻像被电流击了一下似的。突然战栗了起来。他觉得体内涌动着一腔热流,他想控制住这种欲望,可是这种欲望爆发的特别强烈,有点失去了控制,一股热流从他矗立的旗杆里喷涌而出,这使李晴始料不及的李晴正在动情的稀罕陶明的那个东西,突然一股热流喷进了她的口中,她慌忙扬起头,怔怔的望着陶明,怨恨的说,“你你咋这样?”
  陶明也感到汗颜,梗着脖子说,“是你太猛了。那有你这么弄的,谁受得了啊。”
  “这还怪我了,”
  李晴起身去了卫生间。一边周一边说。“真是的。”
  花娟升今精辟非常郁闷,回忆在下井后所发生的一连串的怪事,觉得太蹊跷了,首先裤子上那鼻涕一样的东西是谁给弄上去的?然后又被那个工人吓了一大跳,那个工人浑身漆黑像鬼一样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差一点把她吓晕了。
  花娟升井后依然闷闷不乐。回到办公室一就把门锁上,把换下来的工作服扔到很远,她发现工作服裤紫上那肮脏的印记后,就想把它们弄掉,但是在井下里咋弄啊,她从地上抓起了土,敷了上去,然后使劲的噌,最后把裤子弄得很肮脏。
  就在花娟在办公室里换衣服时,传来了敲门声,“谁啊?”
  花娟正在擦洗身子,白皙的身体像雪一样的白。
  “我。彭川卫,”
  门外想起了彭川卫的声音,由于矿上没有女浴池,花娟升井后只能自己在办公室里简单的擦洗一下,然后等有时间再去浴室里去洗,其实彭川卫应该知道花娟这个时候在换衣服或着在擦洗身子。
  “啥事?”
  花娟不满的问。
  “吃饭去。”
  彭川卫说“人都到齐了,就等你了。”
  “我知道了。”
  花娟不冷不热的说。“你先走吧。”
  彭川卫碰了一鼻子灰走了。
  其实彭川卫升井后来到武斗的办公室。武斗却把房门紧闭,彭川卫敲了半武斗才不情愿的打开房门。
  “咋这么半天才开门。有情况?”
  武斗打开门,彭川卫问。
  “我的情人在。”
  武斗说。
  武斗的话使彭川卫怔怔的望了他很久。“你啥时候学得这么文质彬彬的,还弄出来情人这个词。”
  彭川卫哈哈的笑了起来。
  “大哥,这回这个女人我要好好的跟她相处。”
  武斗跟彭川卫在武斗的办公室坐了下来,武打说。“我跟她是认真的,这些年我女人也没少玩。可是跟我真心的女人却没有,这次我要处个真心待我的女人。”
  “你知道她对你是真心的吗?”
  彭川卫拿出了烟,使劲的抽了几口,由于他下井有好几个小时没有抽烟了,把他憋坏了。井下是不允许抽烟的。
  “那我不管,反正现在我需要。”
  武斗也抽起烟来了。“大哥,你看井下咋样?”
  “瓦斯忽高忽低,不是好现象。”
  彭川卫有些沉默的说。“我担心就是瓦斯,而且现在还没有解决的办法。”
  “就是,够头疼的了。”
  武斗说,“就是现在往里投入通风设备,扔里百八十万的跟扔进水里的差不多,跟本看不到啥。”
  “那咱们就这么挺着?”
  彭川卫担心的问。
  “那有啥办法。咱们也不能停止生产啊?”
  武斗问。
  “那道是,可是咱们也不能总坐的火山口上啊。”
  彭川卫说。“得想出一个好的办法。”
  武斗一筹莫展。
  “兄弟,把你里屋的美女引见一下,也让大哥饱饱眼福。看是什么样的女人打动了我的兄弟。”
  彭川卫敲武斗的房门时,武斗正跟叶花进入了高潮。
  武斗在做真后的冲刺,他像一个百米运动员,向着终点冲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响了,“来人了,死鬼。”
  叶花停止了动作和呻吟的声音。“快下来。”
  叶花有点慌乱,“下啥下,没做完呢。”
  武斗说。“等做完再下。”
  “有人敲门你不知道啊。”
  叶花紧张的在他身下推了推他。
  “咱们不开门,他不是白敲吗?”
  武斗很无赖的又动了一下。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彭川卫的喊声。“武斗开门啊,是我,我是彭川卫。”
  武斗心想,我就知道你是彭川卫,其实他不是不想给彭川卫开门,是因为他做爱没有做完,如果彭川卫不来,用了就几分钟他也就射了,可是偏偏在这节骨碌眼上彭川卫来敲门了,这就使武斗非常反感。
  武斗不想给彭川卫开门,他不管叶花的紧张,依然在她身上做了起来。叶花在极力的抵抗。她是想让武斗起来,因为一边做爱一边有人敲门她是做不了的。
  “别理他。”
  武斗急燥的抬起了叶花的大腿。扛在肩头,使劲的冲刺,叶花痛苦的直叫。武斗会心的笑了。
  “武斗,你小子咋不开门?”
  门外的彭川卫更加急噪了起来。
  “大哥,你先到别出转转去,我在办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武斗对外面喊道。“是关于子孙后代的事。”
  彭川卫听懂了武斗话里的意思。便不好再敲他的门了。他转到了花娟的办公室。可是他又吃了个闭门羹。
  武斗等彭川卫走了以后,却变得不行了。无论他咋样的努力都不行,他有点恨彭川卫。每次在他做爱的时候,彭川卫就爱来敲门来。而且每次都在关键的时候,\这个家伙他是不是有意的?武斗对这件事想不通,他总觉得彭川卫是有意的。
  “你咋的了?”
  叶花面对瘫软在她身上的武斗问。“是不是阳痿了。”
  “能不阳痿吗?这一会儿一敲门,谁受得了啊。”
  武斗烦躁的说。
  “这怪谁啊,谁像你似的大白天也要?”
  叶花在武斗的身下扭动着燥热的身体。似乎让他再次的强壮起来。
  可是武斗经过努力也无济于事。武斗把叶花的大腿放了下来,伸手向她的潮湿的洞里探去,他想借助抚摸来增加他的硬度。可是不管用。
  “叶花我不会得病了吧?”
  武斗担心的问。
  “不会的,”
  叶花安慰着他说。“刚才还好好的,咋会有病呢?你别多想,越多想压力越大。”
  “那你帮我吹吹。”
  武斗往下摁着叶花的头,“也许这样会管用。”
  叶花使劲的抬着头。嗔怪的道,“你那来这些邪恶的想法。”
  “快点。”
  武斗很无赖的用往下摁她。“只要你能治我这病。”
  叶花没有想到武斗这么流氓。这么可耻。
  “埋不埋汰,你咋这样啊?”
  叶花说。
  “这是都市人们最新的玩法。”
  武斗莞而一笑,说。“有的坐台小姐但干这个活。”
  “那你找她们去吧,这样的事我干不来。”
  叶花拿过她的裙子,就往身上穿。
  “你干啥去?”
  被晒在一边的武斗问。
  “一会儿,你那位领导又回来找你了,我出去躲一躲。”
  叶花一边穿裙子一边说。“让你领导看到我在不好。”
  就在叶花刚要走时,彭川又踅了回来。所以叶花又回到了里屋。彭川卫跟武斗的对话她都听到了,虽然听的断断续续的,但她还是听个大概,这和矿上原来瓦斯很大,最近她经常听道某某矿发生了瓦斯爆炸。每次她听道这些就非常恐惧,因为那时候她老公在井下采煤,整天为老公捏了一把汗,想通过各种方式。把老公调上来。可是她终于把老公调了上来,却是这种结果。
  现在叶花终于不用为老公担心了,可是老公却离她而去,难道这就是命吗?
  “叶花,你出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武斗喊道。
  叶花只好从里屋出来。她见到彭川卫有点扭捏。
  “这是咱公司的董事长彭川卫董事长。”
  武斗给叶花介绍着说。“这是我的朋友叶花。”
  “叶花?很好听的名字。”
  彭川卫微笑的站了起来,跟叶花握手,这使叶花受宠若惊,她慌忙过去,跟彭川卫握手。问候着说,“你好,董事长。”